详询热线:18620280086

当前位置:主页 > 物流资讯 >

全球疫情敲响乳业供应警钟,物流及原料成两大挑战

“从欧洲空运至国内,一公斤产品运输费用已经从平日的1.6-1.7欧元上涨到了上周的3.5欧元左右,而且这个价格还在随时变动,”3月19日蓝河乳业副总裁罗妮娜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先容新冠肺炎疫情对货物运输带来的影响,她进一步表示如果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势加剧,为国内乳制品企业带来的影响不只是物流成本上涨,更多供应链考验还在后面。
中国是全球主要的乳制品进口国,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9年中国共计进口各类乳制品297.31万吨,进口额111.25亿美金。其中,婴幼儿配方奶粉进口34.55万吨,欧盟为中国进口婴配粉最大来源地,占比达71.6%;乳清进口45.34万吨,欧盟进口比例占45.3%;大包粉进口101.48万吨,主要来自新西兰,占比74.4%。
 
 
作为我国乳制品原料及婴幼儿配方奶粉成品进口重要来源地的欧洲,目前正在遭遇疫情肆虐。疫情加剧,乳制品进口是否已经受到影响?未来又会带来哪些不确定性?
库存储备
对于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来说,警钟敲响得更早一些。
今年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突发,再加上春节休假,国内经销商及消费者一度出现囤货或产品短缺现象,这也让本在春节休假中的企业不得不早早动起来,应对国内突如其来的状况,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全球疫情爆发所带来的压力。
澳优乳业在欧洲及澳洲均设有工厂。在谈及全球疫情带来的影响时,该企业表示,不论是原料还是产品库存,目前都已建立了安全库存。“1月就安排了海外生产基地进行疫情防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员工感染的汇报。此外,企业已沟通海外工厂安排中国产品提早生产,并同步紧急安排检测,压缩放行周期。随着3月份铁运专列、空运的到货,目前的库存在合理水平。”
“中国疫情最先爆发,所以大家在2月初就和英国当地工厂协调,加紧生产供应中国市场的货源,可以说大家现在基本把2020年所有的货源都备足了。”康多蜜儿全国营销总监张兆军先容,目前来自英国的货物除了部分已达到国内仓库外,更多的还在途中。
除了上述两家企业外,在荷兰、爱尔兰、德国均设有工厂的达能集团、在丹麦设有工厂的Mille企业、在法国设有工厂的健合集团等均向本报记者表示,因为与海外工厂保持紧密合作,中国市场的产品供应并未受到影响,并且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加大了运输能力,以保证产品的及时到货。
海外代购也是目前国内消费者购买奶粉的渠道之一。相比有库存保障的企业,海外代购商则正在面临断供的危机。一方面奶粉原产国出现的抢购,导致出现部分缺货,另一方面海外直邮成本上涨和时间延长,给代购增添了不确定性。一位日本代购就对本报记者称:“寄是可以寄,但是不知道时效如何。”
物流考验
虽然产品生产及供应量暂未受影响,但是企业们也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货运的压力。正如蓝河乳业副总裁罗妮娜所先容,欧洲至中国的空运成本已经是此前的两倍之多。“我记得很清楚,春节期间大家有一批货物要从意大利运至中国,当时的空运价格上涨到每公斤5欧元,现在已有所回落,但不确定以后会怎么变化,”罗妮娜表示,如果疫情加重,物流成本必将上升,“大家也做好了一些其他的应对准备,比如联合政府实施包机等快速响应。”
乳制品的货物运输通常采用海运与空运,以成本较低的海运为主。康多蜜儿全国营销总监张兆军先容,从目前情况看,海运的成本以及运输时长并没有出现异动。但是他也表达出了担忧:“如果说疫情再发展,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和困难就是物流。从英国到国内直达船运问题不大,如果要到周边国家停靠的话,就会影响运输时间。”
来自荷兰的菲仕兰也表示,目前海运价格没有变化,但是已出现集装箱数量减少和船期延误的现象。另有乳企人士也向本报记者先容,疫情爆发初期由于中国集装箱未出海,导致欧洲港口集装箱不足,物流出现压力。
“目前海外采购原料最大的问题是运输,现在能运货的货轮非常紧张,”另有一家国产乳粉企业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这是该企业目前了解到的原料采购环节情况,并进而称:“通常企业都有备货,但是不同企业的库存不同,中小型企业在海外采购以及库存方面遇到的挑战会更大一些。”
原料波动
罗妮娜所在的蓝河乳业是羊乳清D90的生产供应商,也是羊奶、牛奶全品类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品牌商,业务中既包括原料生产,也有婴配粉成品,因而对于原料供应动态更为关注。“蓝河乳业合作羊奶牧场在意大利撒丁岛和欧洲南部,暂时不在新冠疫情重灾区,目前海外收奶情况正常。但是近几日大家也获悉,意大利北部地区一些工厂已经停业,出现了奶农鲜奶无法被工厂收走的情况。”罗妮娜的担忧在于如果疫情持续恶化,羊奶酪需求就会减少,随之而来的就是乳清的产量会下降,供应得不到保障。
乳清是牛奶、羊奶生产奶酪过程中所产生的副产品,是婴幼儿配方乳粉的主要原料之一。罗妮娜说明,在中国市场奶酪最主要的渠道是餐厅,受疫情影响,餐厅无法正常营业,奶酪进口量减少。同理,若欧洲各国疫情恶化,作为重要奶酪消化渠道的餐厅需求量骤减,奶酪生产量自然会缩减,作为附属产品的乳清就会减产,产量减少就意味着成本会上涨。
“大家已经看到了一些迹象,由于奶酪工厂停产或者减产,奶农的鲜奶只能送到鲜奶加工厂去喷成粉。大家能提前准备的就是和希腊、意大利等地区的奶酪工厂联络,把乳清的需求量预定出来。另外,蓝河也在国内采购口罩等防护物资提供给欧洲自有工厂、合作牧场和奶酪工厂,尽量保证其安全。”罗妮娜先容。
来自新西兰的恒天然是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出口企业之一,中国进口的大包粉7成来自新西兰。恒天然在3月18日发布的2020财年中期报告中也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做出了预判。该企业向本报记者进一步说明称:“大家看到本财年第一季度业绩的良好发展势头还在延续,目前,基本盈利情况表现良好。但鉴于下半年新型冠状病毒可能给业务带来的风险,大家也在采取方法审慎应对,并维持大家对全年收益范围的预测。由于港口的集装箱处理速度在疫情期间有所放缓,大家正在管理产品进入中国的流程,以避免造成产品积压。”
另外恒天然方面补充,截至目前,该企业已经在2020财年的牛奶供应中签订了很大比例的合同,这也会减缓新冠疫情可能对业务带来的影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