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询热线:18620280086

当前位置:主页 > 物流资讯 >

应急物流如何在未来服务好社会需求

新冠疫情让硬核的硬核,让愚昧的愚昧,总体来看是刷新了国人对社会的认知,对祖国的认知,对人类的认知,一切都在向好。
 
在全民防疫的过程中口罩成为了必需品,一只小小的口罩在整个供给侧搅动了中国社会的经济,甚至引发了对市场经济体制的大讨论,针对价格管制是否有效观点不一,悦姐收录如下,或许由此可见一斑:
 
正方:各有看法,我觉得战时市场失灵,没有价格管制一定会囤积居奇,虽然可能会刺激生产但仍然会短缺匮乏,只价格管制也不行,生产要进入战时状态,价格管制就不会带来物资匮乏,这是全世界多次实践的结果,发国难财要不得。
 
反方:成本急剧上升,人工、运输都会很快上升,价格不上涨也不补贴,就没人干了。有人捐钱,就得有人挣钱,否则捐钱也没用。囤货也是有风险的,你囤别人不囤,价格高了,更多人生产了,它囤都没用。信息透明的社会,全世界流通,个别人囤,耽误不了事。不过,尽可能减少中间环节,适当行政干预,都是必要的。但是想用行政手段替代价格调节也是做不到的,而且还会滋生权利寻租,权利分配情况。刺激生产才是最关键的,而不是分配。
 
 
正方:刺激生产更需要战时和控制,指望市场机制在驱利人性面前根本不可能,只会更糟。中间商肯定会囤积居奇,有物资也不卖,可以想象市场断供高价卖货的恐怖景象。
 
战时全世界都是实施计划经济,打击奸商,国家采购,组织生产,美国,英国,苏联,德国都是如此。至于价格,肯定要给生产者补贴,让生产者有利可图。此时组织生产,加班加点,比刺激更管用,可以动员一切力量。按市场,就是生产企业也会控制生产节奏抬高价格的。所以全世界专门有战时经济学。你囤货别人不囤货,囤货的会把不囤货的都买下来,垄断。全世界透明也会有空窗期,在最危险的时候突然都买不到口罩会是什么情况,特别是这时候,有口罩的都囤着不卖等着涨价。
 
反方:事实就是高价口罩是现实,不发国难财是口号。两个都要用,两手都要硬。只有口号,没有现实利益肯定没效率;只有现实利益,没有口号来做道德和法律的约束,那将导致混乱的秩序更加混乱。只想通过喊口号就解决问题的,那会祸国殃民。说要按需分配紧急物资的人,先把自己家里储备的几十个口罩先上交再提交需求清单,等待分配者汇总各地需求和供给后再合理科学分配。张曙光曾说搞价格管控的人都是理性主义者,都认为自己可以主宰一切,比上帝都伟大。
 
正方:战时经济学核心是动员,组织,管控,国家采购与分配管理等。第一是绝对不能鼓励发国难财,第二是绝对不能仅仅依靠市场和商人良心,第三是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投入生产与配送不能讲条件,第四是组织调动全部资源投入,第五是市场价采购确保各环节合理利润等等。战时一定要管制而不是放任市场调节,因为市场已经失灵,但绝不是喊口号。战时经济学不是募捐经济学,不是到各家各户去搜取物资,是组织动员生产运作。但必要时也可以强行征集,过后补偿。
 
反方:生产能力也是物资。那何不把补偿先说好,或者直接通过价格来补偿。现在的问题是要把价格抬高了,让大家不再储备,另外刺激生产。
 
正方:看是否必要,大家搞应急物流探讨时讨论过这个问题。没时间完善补偿标准,补偿标准一是事前制定,事前没有标准要事后确认。应急物流有规定必要时强行征集资源的条款。要有规定,应急物流曾制定过什么情况下可以强行征集社会运力。现实问题就是要加强管控,打击不法奸商,同时动员一切力量组织生产,工信部部长都到生产厂一线视察监督生产了。国家在做,需要鼓励支撑他们,商务部也紧急动员呢,公务员早都上班在一线。
 
以上原汁原味的辩论大家不从实务上去探讨,毕竟1月的时候社会各方都十分焦灼忧虑希翼能有妥善的解决方案,经过2月一整月全国上下齐心协力的努力,3月大家已经欣喜的看到国家领导有方人民配合有力,好消息不断十分振奋人心!
 
单从学术角度去探讨,对战时计划经济该如何去强化和市场经济主体该如何去发挥各有立论,大家发现里面有一个十分关键的关键词就是“应急物流”,关于应急物流如何在未来服务好社会需求,单从这一个角度大家就有很多事情可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