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询热线:18620280086

当前位置:主页 > 货运代理 >

物流业合法生存还需多点空间

  整治物流业,打通物流环节,首先是要告诉他们怎样才能合法健康生存,并提供这样一个生存的空间。如果违法是他们生存唯一可行的选择,也无怪乎物流行业总是恶性竞争,总也走不出正当生存的路径。

  近期产地蔬菜价格暴跌,一些品种的蔬菜在田间地头的收购价才几分钱,但城里菜市场和超市的价格依然维持在几块钱的高价。记者调查发现物流成本约占菜价八成,物流问题直接关系着卖菜难、买菜难。按照当前国内标准,绝大多数运输企业要么赔本,要么违规上路。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过高的物流成本导致大家的不少商品价格畸高。

  物价高企的背后,有着许多复杂的原因,但目前蔬菜等农产品价格和供需基本没有多大关系,除了游资的炒作之外,更重要的是整个流通环节的成本太高。在物流成本占GDP不降反升的情况下,不仅中国制造业的利润空间被挤压,而且导致物价人为虚高,制造业把降低成本的希翼寄托在挤压法治空间,寄托在劳动者最低工资的突破上,而国家把降低物价的希翼只能寄托在打击小商小贩上。尽管物流业作为振兴规划中十大产业惟一的服务业位列其中,但对于在中国社会认知度低、多头管理、局面复杂,甚至酝酿9年也未曾最终出台专项规划的物流业来说,要在短时间内看到改变是一个严苛的任务。然而从长远考虑,要稳定好物价,打通物流环节却是大家不可能回避的一环。

  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的根源,一是对运输车辆种类繁多的罚款,二是高昂的通行成本。从2004年至今,七部委联合治理超载超限迈入第7个年头,然而,“超载”却始终不见消失的迹象,而且愈超愈罚,愈罚愈超。近年来泥头车、货车超载引发的恶性交通事故导致民愤强烈,查处力度大增,但是“不超载就没有钱赚”依然是业内必须遵守的规则,一些老板甚至不超载就不让车辆离场,继而还出现了大型货车头尾相连集体冲关的荒诞一幕。很多人开始盘算这样一本账:既然罚完款就合理了,照样可以上路,所以罚款与成本、收益相比,罚款不足以让运输血本无归时,可以把罚款当做超载超限的一种固定成本,按照这种方式计算,只要还有钱赚就可以接着上路。这些现象显然已经说明,罚款不仅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超载”,反而助长了超载量变大、到处引发祸端的恶性循环。物流行业是夹缝中勉强生存的一员。

  进一步挤压他们生存空间的,显然是高昂的通行成本。日益攀升的油价自不待言,石油业巨头一个稍微“哭穷”的姿态,都可以随时致整个行业于捉襟见肘之地。根据资料显示,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投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资金,多于建国头50年投资的总和。然而,纵观收费公路管理混乱的问题,将其称之为“毒瘤”丝毫不为过,一些违规收费公路耳熟能详却也仍能逐利狂奔。雁过拔毛,是物流业生存的真实写照。

  整治物流业,打通物流环节,首先是要告诉他们怎样才能合法健康生存,并提供这样一个生存的空间。如果违法是他们生存唯一可行的选择,也无怪乎物流行业总是恶性竞争,总也走不出正当生存的路径。如果将物流业视为整个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制约中国未来竞争力的无疑就是高昂的制度成本和交易费用。2009年,物流业入选中国十大调整振兴产业,其良苦用心显然不只是物流业本身,而是看到了整个经济循环中最大的制度残疾,通过物流业的振兴为整个改革寻找下一个突破点。以本次调控、稳定物价为契机,换一种管理思路,改堵为疏,改盘剥为培植,改放任自流为约束管理,不仅降低农产品的流通成本,更为中国整个物流成本减负,无疑是一个还利于民、有益于经济运行的选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